第六届网络社会年会 | SparkLink 星火燎原的NFT分享计划

用簡短的話來說,就是創造人人有機會成為公共領域發行人的機會

时间:2021年11月27日 周六 9:30-12:30
报告评论人:刘怿斯 刘果 高重建 Cameron Hejazi Jon Ippolito , 周蓬岸, SparkLink研发小组
线下会场:上海市杨浦区长阳路1568号19号楼(地铁宁国路站附近) 请持0.1COOP入场
Zoom线上会议:878 3890 7288(限500人)
Bilibili直播youtube直播
Decentraland (beibei.city)
原初构想 | SparkLink网站 | Github

SparkLink Panel

Spark意为星火,Link意为联结。这是由网络社会研究所联合 Mask Network 发起的NFT出版分享项目,为发行人、创作者及其读者建立新而有效率的传播方式。

当今,知识的公共传播面临着代理化或盗版化,前者使使知识传播低效而利益集中,读者付出无法合理的回馈创作者;后者的”自由”与”公共”乃使创作者与出版商无法获得等值的回报。总之,传统的出版系统在政治风险与利润驱动之下,无论是否出于良善的动机都有了异化的结果。

人们总是通过公共性来建立自己与社会的认同关系,互联网却意外地令人们彼此疏远。Web 2.0 中心化技术在成功代理並垄断了公共知识发行、将用户的个人隐私、应得利益,数据所有权成为自身的生产资料。互联网内容生产者成为平台资本主义的数据劳工;知识与艺术传播的主角 ─ 创作者和读们者不再是密友,而是效力于中心化出版系统的工友,也是互相倾轧彼此生存空间的对手。盗版内容或许是读者的檄文,却伤害着原创者的既得利益;商业软文或许是作者的自救,却侵占了优质内容的展示空间;高额出版费用和严苛的出版审查或许是发行人们不得已的绥靖政策,固然预防了亏损,却也断送了大量优质内容面世的机会。若创作者,读者和真正有志于公共知识发行者不能另起炉灶,创立共生而非竞争关系,那么,旧生态内任意某一方的变革都仅仅是将原本落在自己头上的债务移交他人,不过拆东墙补西墙而已。

SparkLink是一个利益共享的NFT发行分享项目,希望公共领域的知识发行转化为自下而上且能共享利益的过程。具体表现为内容创作者与读者共同担任起公共领域的发行者,将自己认同的内容分享和推至公共空间,从而使所有人都获利。没有比分享的行动来作为公共领域发行者更为简洁明白的志业了。简单的来说,任何人都可以发行(铸造)自己的作品NFT,加密或不加密,收费多少或免费,以何种货币,以何种版税,发行几版,让读者自行选择购买,而以类似的方式传播下去,这是一个通用性公开许可证(GPL)扩充版,一个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的激励版。

完整的SparkLink说明可见 https://docs.sparklink.io/

.


此场议题讨论,我们邀请了以下几位评述嘉宾用自己的项目和研究成果回应SparkLink的实践,深入讨论NFT、数位內容、储存、版权等议题。

评述嘉宾简介 演讲题目及内容摘要:

高重建 Kin Ko:ISCN
地球人。LikeCoin、#decentralizehk 发起人,Creative Commons 成员。创业者。信仰民主自由、开放多元,左而不胶;人文为体,科技为用。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工程学士、副修社会学、政治及行政;咨询科技管理硕士。于民间学院任教「区块链社会学.财务自由篇」。著有《区块链社会学:金钱、媒体与民主的再想像》,文章每周五发表于 #decentralizehk 周报,转载于立场新闻、Matters 等公民媒体,并全数收录于 ckxpress.com。沒有固定手机号码,但一封电邮就能轻松联系上—— kin@ckxpress.com

Cameron Hejazi: CENT
Cameron是一名技术专家,自2013年以来一直从事创作者经济工作。最初,他专注于广告模式,与广告交易所和机构合作,帮助数字创作者最大化广告收入。当以太坊出现时,他看到了替代商业模式的潜力,并从那时起一直在尝试这些模式。Cent成立于2017年,是一个创作者网络,允许用户为好的帖子和评论互相提供加密货币奖励。在2020年底,Cent的小型旧金山团队创建了Valuables,这是一个用于推文的NFT市场,到了3月,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通过Cent的Valuables应用程序铸造了Twitter的第一条推文,以相当于290万美金出售而成名.

刘果:构建协作的所有权 Constructing Collaborative Ownership
无论是维基百科还是支持互联网本身的开源软件,过去,互联网已经创造了经由协作生产出的公共内容。它们中也不乏我们这个时代中最为重要的信息,这些内容为大型科技公司创造收入,却鲜少回馈信息本身的贡献者。在Web3.0时代,所有权是由智能合约定义的,是可编程的。这就允许我们为协作而成的公共内容去设计和构建新型的所有权,也提供了一个平衡公共利益和个人激励的机会。

Jon Ippolito(美國緬因州大學 教授):加密保存与安迪.沃霍尔的幽灵 Crypto-preservation and the ghost of Andy Warhol
对于区块链爱好者来说,区块链是一个成真的档案管理员之梦:它是一个不可更改的历史记录,既完全公开,又不受审查所限制。诸如Juried Protocol Galleries之类的协议可以让机器人计算数字艺术作品的来源及其在展览和出版物中的出现。IPFS这样的分布式文件系统则声称其可以将原创内容以冗余和网络化的形式储存在任一云服务商以外的而像 Arweave 这样的项目提出了一种专用的加密货币作为财务激励,以支持管理和维持这个“永久网络”的成本。尽管这整幅图景看来十分梦幻,但我们可以通过回顾一个真实案例,即 2021 年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 的数字艺术拍卖为 NFT,来分辨其究竟是随时会幻灭的加密之梦,还是能够落地的现实。让我们看看,这个加密梦想的哪部分承诺被夸大了,哪部分又确实能够改善数字遗产的获取和保存?

SparkLink研发团队:黄孙权 刘怿斯 石可人 Nykma Astronaut09 杨高毅 Ray Micks.S Tosav
UI设计:Sherlocked Kaki

更美妙的事情是,這次Sparklink會把宣言的中英双版以及项目本身(完整的代码)打包成一个SparkLink的NFT,使用一级节点免费铸造功能(限量1000份),让用户免费领取(需自行承擔gas費用)。加入INS的Discord社群,將有30名的參與者可獲贈領取的gas費用。